生态中国万里行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态中国万里行 - 要闻标题

守护大山的“精灵”

发布时间:2020-05-21 11:34:00  来源:

松山保护区设有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标本馆、陆生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防控标准站和野生动物救护站。

十多年来,巡护队由原来的四五个人扩大到37人,巡护范围覆盖整个保护区。

在人工鸟巢里设置监控探头,可以近距离观测鸟类的活动。

巡护队员搜集的信息录入智慧保护区系统,成为野生动植物保护的一手资料。

刘大计安装红外相机。

因为山高路远,转上一圈需要一整天的时间,队员们每次都要背上干粮和水,还要带着防治蛇虫叮咬的应急药品。

随着技术的进步,保护区已经更新了3代红外相机,相机数量也增加了6倍。

观察鸟类的健康状况,是监测疫源疫病的重要环节。

太阳躲在厚厚的云层里不肯出头,接连的小雨使山路有些湿滑,脚踩在多年积累的松针上软绵绵的,徐建国带着他的队员们开始了每月一次的“转大圈”。他一边走一边叮嘱大家注意安全,眼睛观察着草丛里的动物足迹,耳朵还留意着各种鸟的叫声。

徐建国是北京松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大庄科管理站巡护队的队长,所谓“转大圈”就是沿着保护区既定线路进行野外巡护。设置红外相机、救助野生动物、监测疫源疫病、查看人工巢箱等,都是他们的任务,如果发现异常情况需要立刻上报并采取相应措施。因为山高路远,转上一圈需要一整天的时间,队员们每次都要背上干粮和水,还要带着防治蛇虫叮咬的应急药品。

北京松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延庆区西北部的燕山山脉中,因保存有华北地区大片的天然油松林而得名。经国务院批准为森林和野生动物类型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6212.96公顷。由于森林覆盖率高,这里野生动物的种类也相当丰富,区内记录有脊椎动物达178种。

“一般情况下,我们很难近距离观察到大型野生动物。”徐建国介绍,野生动物其实胆子很小,通常会与人类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即使在保护区内,也主要是通过红外相机和动物留下的痕迹了解野生动物情况。因此,在巡护过程中,就更需要经验和耐心。正说着,只见徐建国突然在一小片裸露的碎石旁蹲下,拿出巡护仪拍照记录。“这是豹猫留下的粪便,还是新鲜的。”他说,粪便里夹杂着动物的毛发,颜色和形状也都正常,说明这只豹猫状况不错。在野外,豹猫通常以松鼠、鸟类、老鼠等小型脊椎动物为食,属北京市一级保护动物。动物的足迹、粪便、食痕等都包含着很多信息。野生动物的状况稍有变化,就能被巡护队员察觉。

目前,保护区管理处下辖大庄科、塘子沟、玉渡山三个管理站,共有巡护队员37名。除了每月一次的“转大圈”,管理处还制定了日、周,总计61.5公里的巡护线路,每名队员平均每天要徒步15-20公里山路。

56岁的队员刘大计就住在山脚下的小河屯村,从十几岁起,为了补贴家用,他就经常在农闲时节上山采药、下套子捕猎。小到野鸡野兔,大到狍子野猪,一个冬天下来赚上千八百元钱,在当时可以过一个好年。几十年过去了,凭借着年轻时上山捕猎的经验,他成为一名资深的野生动物巡护员。哪种地形有哪种动物出没,偷猎者会在什么地方下套子,他都了如指掌。前些年,每次上山巡护,他都能起获捕猎的套子,最多的一次就收缴了10余个。

随着保护区管理日益完善,保护和宣传工作成效显著,区内生态得到了有效恢复,周围村民的环保意识也随之加强。现在巡护队员上山,发现采药和偷猎的现象逐步减少,取而代之的,是红外相机拍到了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甚至有成群结队的野猪在林下玩耍,野生斑羚的“出镜率”也不断增加。

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出现,使非法交易、滥捕滥食野生动物及其带来的重大公共卫生安全隐患再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4月24日,《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通过并将于6月1日起施行。野生动物的守护者们更加有法可依,上山巡护的脚步亦将更加坚定而有力。